1    2    3  


會館建築之興起約在唐宋時代,凡曾有大量外地移民的地區常出現會館,如清代之四川。其主要功 能為使同鄉人在異鄉有個聯絡住宿居所,另也有一種為同行的會館,方便於辦事。其格局與廟相仿 ,正殿供有神像,大門前有時也建有牌樓,以示壯觀。後面則為旅館式的房間,供人居住。較大的 會館多附建戲臺,左右護龍建為二樓式的看臺。臺灣的會館多為廣東及福建會館。較著者有淡水汀 州會館(鄞山寺),艋舺金門會館、臺南三山會館(為福州會館,已毀於日據時期),及臺南兩廣 會館。

本期之石坊多集中於北部。另外,由於劉銘傳之新政建造了清代臺灣最長的橋樑,砲臺建築也增建 許多。
會館實例

臺南兩廣會館
1.沿革──
臺南兩廣會館為清代臺灣最大的會館,其址在今臺南市文廟路市警局後面。光緒元年,臺灣總兵吳 光亮及福建巡撫岑毓英向在臺南的兩廣人士募集六萬元,在嶺南公所舊址興建。所用的材料,均自 潮州運來,匠師亦聘自廣東。日據後改充為他種用途,但在1945年3月14日被盟機炸為平地 。

2.形式及特徵──
為臺灣所建過最大的廣東式建築,其各部之成就較臺南三山國王廟更為可觀。格局上為三座並列的 建築組成。主軸建築有兩落,左右側建築各有三落。三座建築之間有窄巷分隔,再以迴廊連接,前 面共用一廣場,整座建築坐東向西。場邊即為林朝英之石坊。

主軸建築為其精華,是單簷的硬山頂,屋面直斜,並沒有曲面出現,上鋪深綠釉瓦(交趾燒筒瓦, 據說為廣東石灣所製),主屋脊及簷口線均平直,正脊上有五色陶片貼成各種花卉鳥獸人物之像, 光彩耀目,栩栩如生。兩端之山牆垂脊亦鋪有筒瓦,且前後兩坡之垂脊所構成之角度小於真正屋面 之角度,所以山牆就向上高起,如此作法,突出了尖形山牆在一幢建築中所扮的角色。

所有壁面均為青磚(為廣東磚),與閩南紅磚之表現迥然不同,正面為三開間,入口處有簷廊,臺 基亦分成三段,中央較低。簷柱為方形石柱,明間沒有橫枋,次間各有弓形枋,並有石雕雀替,均 為白色石質,頗富典雅清爽之感覺。據藤島亥治郎的紀錄,其內部之立柱均較細,且雕有類似印度 之渦狀線條,樑架木雕乍看甚為複雜,但都不加深雕,故仍有平面感。

至於主軸兩側之建築均為三落,且前面有高牆為屏擋住,據推測可能即為住宿部分,在裝飾上較為 簡樸。

臺南兩廣會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