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人在臺灣的都市建設是以西方的計劃觀念著手的,日本自明治維新之後,吸取了大量的西方文明, 獲得了臺灣之後,就開始有計劃的實施於臺灣,其內容是殖民政策與近代化路徑相輔相成的結果。為 了貫徹這些目標,臺灣所擁有的古老中國傳統勢必要作相當的犧牲,在整個殖民化過程中,最後要使 臺灣日本化,尤其在日治末期更是毫不保留的進行。在如此的建設方針之下,臺灣的建築及城市很明 顯地要受到急驟的改造。就以日治初年用兵時期而言,對清代遺留下來的公共建築就非常不尊重,如 臺北文武廟充為軍營及病房,學海書院編為官有,充為陸軍宿舍,臺南孔廟也當成近衛師團的醫院, 這是初期的態度,或者可說是一種任意的破壞。大正年間(民初)的情況較緩和,因日本方面在高唱 自由與民主,部分有心日人對臺灣的傳統環境略有保護措施。昭和時期因軍閥得權,為使臺民忘祖並 鞏固其對臺灣之統治,開始對臺灣的建築作無情的消滅,這是一種蓄意的破壞。前後二十年間拆了無 計其數的中國建築,為的是恐島民易啟思漢之心也。眾所週知的臺南大天后宮竟被公開拍賣呢!所以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日治五十年之中,實在是臺灣傳統建築面臨危急存亡之關頭了。另一方面,對 城市的改造也從不間斷,在1900年之後就相繼的確定幾個重要城市之計劃,其計劃重點可分為五 點來講:

第一,是所謂「市區改正」,將舊有的窄路兩旁各拆退部分民房,然後再規定騎樓寬度,並倡導所謂 大正型、昭和型立面。鹿港的大街即是一個例子。

第二,是下水道等衛生工程及公共設施之計劃,為近代都市之發展定下基礎。

第三,以西方巴洛克式幾何精神的計劃方式套進臺灣舊有的城市之中,為獲得寬廣的三線道馬路及大 圓環,就開始拆毀城牆,並留些象徵性城門作為圓環之中心(事實上,大部分城門也被拆光)。或者 在圓環旁邊建造文藝復興式的公共建築,作為道路盡頭之端景。

第四,樹立都市擴張之長期計劃,尤其對臺北、臺中、嘉義及高雄等均極早就確定長程發展,當然後 來又經過無數次的修改。這是日人因感覺到舊市區之重劃所牽涉困難太大之故。

第五,開始塑造城市性質及風格,臺北作為全島之政治中心,臺中為全部重劃的住宅型都市,高雄及 基隆為海港工業城市。而某些在清代頗為繁盛的城市卻遭到沒落的命運。

現將幾個重要城市之都市計劃過程概況列下:

1.基隆──
自從明治32年以來,港灣建造一直在進行,明治40年8月(1907年)市區計劃樹立。

基隆

2.臺北──
  1. 明治29年(1896年)首先進行市街排水工事,其時臺北人口約有一萬二千戶居民。

  2. 明治32年(1899年)城內市區計劃發表。

  3. 明治44年8月(1911年)逢大颱風來襲,舊市區房屋損毀甚嚴重,臺北即利用復建機會大事進行革命性的「都市改正計劃」,建造不少三層樓街屋。

  4. 大正元年至4年(1912─1915年),城內府後街(館前路)、府前街(重慶南路)、石坊街(衡陽路)及書院街(博愛路南段)的一部分,都已完成街屋改建計劃。

  5. 大正9年,確定範圍建市,除城內、艋舺及大稻埕外,再增加大龍峒、加蚋仔、中崙、朱厝崙、大直、圓山及下內埔一帶。

  6. 大正14年(1925年)京町(博愛路)街屋改築,經七年才全部竣工。

  7. 艋舺及大稻埕也在1911年之後跟著進行,惟進度較緩慢。

府後街(館前路)

府前街(重慶南路)

3.新竹──
在明治38年(1905年)確立都市計劃,並開始進行原來舊街之「改正計劃」。

新竹

(1925年)

臺中

4.臺中──
  1. 明治33年(1900年)都市計劃發表,欲建為中部大都會。
  2. 明治44年(1911年)都市「擴張改正計劃」發表,市街呈整齊單調風格,街屋均有濃厚的日本色彩。

5.彰化──

  1. 明治39年(1906年)市區計劃樹立。
  2. 昭和8年(1933年)開始大規模進行「市區改正」計劃。
6.嘉義──

  1. 明治35年(1902年)開始進行「市區改正」,拆除城壁。
  2. 明治39年(1906年)嘉義大地震,日人遂趁機大事改革,市區之日本風格較濃。

7.臺南──

  1. 明治35年以前,開始進行部分的「市區改正」。
  2. 明治35年至43年(1902─1910年)九年中進行下水道及公共設施工程。
  3. 明治44年(1911年)市區計劃發表,有部分計劃曾顧慮到廟宇等古蹟之保護。

臺南

8.高雄──

明治41年(1908年)首次發表市區計劃。同時配合築港工事,後來在1911年又重新作「都市改正」計劃。 9.屏東──

  1. 明治40年(1907年)開始進行下水道及「街路改正」計劃。
  2. 大正2年(1913年)市區計劃樹立。
10.其他中小型城市──

其市區計劃較晚,在1935年的中部大地震之後,有不少城市才得以進行,如竹東、北埔、竹南、 南莊、後龍、苗栗、頭份、神岡、清水、梧棲、沙鹿、豐原、鹿港、斗南、鹽水、新營、學甲、麻豆 、西螺、佳里等。

較早的有宜蘭(1932年)、
大溪(1912年)、
南投(1912年)、
竹山與埔里(1914年)、
大甲(1934年)、
北港及斗六(1913年)、
朴子(1913年)、
花蓮(1910年)、
臺東(1913年)、
馬公(1912年)等。(註46)

大溪


﹝註46﹞詳細資料可見昭和13年版臺灣事情都市計劃部份。

總括來說,日治時期對臺灣城市之計劃可以臺北、臺中及臺南為例看出三種典型。臺北在清末的近代 化建設已有相當基礎,但計劃尚未全部實現,日人即來,故其風格是參半的;臺中在清代末期本欲開 始規劃為省城,但未及實施,即由日人接收,故其風格是十足的計劃性城市,同時日本色彩濃厚;臺 南則係經過明鄭以來兩百多年之經營,純為中國舊有的模式,日人的改造不多,可以說是比較能維持 中國風格的城市。

另外須再提及者,公園之規劃亦甚早就考慮,最早完成者為臺北公園,日人選定城內天后宮後面一帶 作為公園用地,1899年竣工,面積約23664坪;臺中公園係利用清末臺中名紳橋仔頭林氏之 庭園擴充而成,於1903年建成,面積約28883坪。臺南公園以自然山水取勝,其址在大北門 一帶,從1912年始,至1915年完工,花了四年的時間經營,面積約44010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