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結構與造型

鹿港龍山寺是台灣現存的精美大佛寺之一,它代表著城市佛寺建築的一個高峰,與山林佛寺略有不同。城市佛寺除了供奉佛教神祇,也配祀民間信仰或通俗道教的神,兼容並蓄,滿足了早期移民祈求吉慶的願望。龍山寺位於當時的港埠大邑,信徒眾多,捐助者且多為閤港紳士及八郊的巨賈船戶。因而其建築用料非常考究,建築技術非常高明,極盡雕琢之能事。
依據現存嵌於北側迴廊牆上的道光十一年(1831年)黑色石碑,可以得知修建時的情形。當時從泉州購買磚、石材及石灰,其中有些石堵的雕刻,如前殿步

口廊牆的麒麟皆在大陸即已刻好,運抵台灣時已是成品,只要按部位裝置即可。這些石雕所用的石材,大都為著名的「泉州白」花岡石,五門殿左右門牆上則用到黑色玄武岩。另外,柱珠及門枕石使用惠安黃塘玉昌湖的青斗石,質堅色綠,為最昂貴的石材,施以精細的雕刻也不易受損。民國七十七年整修大殿時,發現一些鐫有「泉城阮協興號」的紅瓦,於此可知瓦的來源亦為泉州。


 
其次,可能要引起我們追問的,建造的匠師來自何處呢?由於當年沒有留下文獻資料,無法明瞭,但是如果與泉州的寺廟相比,木構造方面與安海龍山寺很相似,石雕風格與泉州文廟也很相近,尤其戲台的藻井作法很接近泉州文廟原奎星閣。我們據此推斷,鹿港龍山寺的匠師聘自泉州無疑,而且根據木結構細部風格判斷,大木匠師可能屬於著名的惠安溪底派。

1.山門

我們從山門開始依次欣賞,山門的建造年代可能與大殿同於乾隆五十一年,至遲或與石獅同為嘉慶初年之作。面寬三間,進深四間,較具抗風力。屋頂為重簷四垂頂(歇山式),翼角曲線柔順,散發著秀麗挺拔的氣勢。它共用十二根柱子,其中四根圓柱直通上簷,另外八根方柱支撐下簷,各有所司,並且互相以樑枋牽連,構成牢不可分的整體。經過分析,它是運用「減柱」與「移柱」技巧的建築,通常在屋角下都用四根柱子,但龍山寺山門每角只用三根,既達到了力學上的要求,也不致有繁瑣之弊。在斗栱技巧上,從門楣到屋脊逐層以枋木相疊,一共疊了十層,角樑的後尾互相交叉,並以小「瓜柱」鎮住尾端,形成槓桿平衡,非常奇巧。另外,位於柱下的石雕柱珠,使用 「覆蓮花」的圖案,在台灣古建築中亦是較少見的,值得注意。


2.石獅

從山門的門檻望進去,剛好看到五門殿的全部,這種視線角度與景緻的巧合安排,向為中國古建築善用之技巧。在鋪石前庭中,各有一隻石獅分峙左右。石獅為青斗石所雕,體形碩大,作搖頭擺尾狀。據獅座之銘刻,為嘉慶三年(1789年)溫陵(即泉州)人士所捐置。據傳說,有泉州劉及許姓兩位人士渡海來台時遇到暴風雨,因向觀世音菩薩許願,乃平安抵台。事後捐獻鎮寺石獅以還願。


3.五門殿

緊接著,我們走到前殿,前殿俗稱為「五門」,它共闢五個出入口故得名。殿面寬達七開間,進深二間,是一座扁長形的大門廳。它的兩端又伸出斜向的「八字牆」,有如雙手擁抱,使五門殿更形寬闊大方。五門殿前中央不置階梯,設置石板斜坡道,稱為「礓察」,乃古時便於車輛出入之作法。五門殿前面留設「步口廊」,出現四根「步口柱」,「中港間」的一對為著名的「天翻地覆」雕法蟠龍石柱。左側的一隻龍頭在上,謂之天翻。右側的龍頭居下,謂之地覆。這種不對稱的龍柱在台灣非常罕見。

穿過門檻,進入五門殿之內,門楹陰刻「龍山開鎮源流遠,鹿水雲興慈澤長」圓形篆字頗具深長意義。中門繪有佛寺喜用之韋馱及伽藍護法神,邊門則繪四大金剛。這些門神均為已故鹿港彩繪名匠郭新林所繪,郭氏一門從清朝同治年間即以繪事聞名,如今尚可在台灣中部古建築中見此派之真蹟。龍山寺內現存的彩繪多為郭新林之手蹟,用色絢麗,筆法細緻,構圖嚴整,因此近年來之修理仍將妥善予以保存維護。

4.戲亭

五門殿後緊接著一座高敞的戲亭,又稱為戲台。戲亭與中庭對面的大殿遙遙相對,象徵著演戲酬神的意味。這座戲亭的屋頂採用「重簷四垂頂」,同時為了搭建戲台演戲,朝向大殿的一面屋頂向上掀起,形成三重簷,有如牌樓。這種方式不但可使屋簷更加高聳華麗,也大大地增加了戲亭內部的光線。我們可以理解在沒有舞台照明的古代,當戲正上演時,舞台上可以顯得更為明亮。這座結構複雜的戲亭,使用了十根柱子,其中有兩根與五門殿共用。但至近代為了加強鞏固,又增加四根較細的柱子。戲亭內的上空出現一座八角形藻井,閩南匠師取其形像稱之為「蛛蜘結網」。從樑枋上架八角枋,共伸出十六支斗拱出挑五層,齊集頂心蓋板「明鏡」,明鏡高懸,當中彩繪盤臥金龍,俯首下視,取庇護蒼生之意。這座結網斗栱,對角徑跨度達七公尺餘,與北京故宮太和殿藻井不相上下。其組合全憑中國匠師高超技巧,不施鐵釘,悉用榫卯鬥成,有如傘蓋,籠罩著戲台上方,益顯得莊嚴肅穆,真可謂巧奪天工了。
每逢盛大慶典時,即在結網之下搭台演戲。在一九三○年代時,尚有一堵太師屏立在戲亭與五門殿之間,兼作入口屏風與戲台「出將入相屏」之用,光復後大修時,被拆卸下來即未再用。

5.拜亭

經過寬廣的中庭,即可登上大殿前的拜亭。拜亭顧名思義即為祭拜之處,亭內放置一座大香爐。這座拜亭面寬三間,中央又有一對蟠龍石柱,觀其雕琢風格較五門殿者更為細緻。五門殿的龍柱為清初風格,具有粗獷渾厚之美,而拜亭龍柱為咸豐二年(1852年)所雕,屬於清代中葉之風格,龍身凸出較多,線條轉折繁複,另具有雄健陽剛之美感。這座拜亭的屋架及斗栱值得仔細欣賞。由於拜亭是附屬於大殿的建築,故習慣上喜用雙脊的「捲棚軒」。在前簷下的壽樑使用四朵被匠師稱為「看架」的斗栱構造,這種斗栱有如樹枝分叉,將屋頂樑托住,展現了力學之美,同時向外的一端又垂下蓮花形的吊筒,益增雍容華貴之感。

6.大殿

進入大殿,光線暗下來,自然產生一種神秘而莊嚴的氣氛。龍山寺大殿面寬五間,進深六間,形制古樸雄渾,共用柱四十根,在台灣的古建築中可列為巨大的殿堂了。殿身使用十一架棟架,架內有三根通樑及五根瓜筒。殿內空間非常高大,而屋頂外觀又非常巍峨,亦是採用重簷「四垂頂」,屋頂坡度和緩而舒展,屋脊輪廓優雅而秀逸,承繼了宋代建築之造型精神。它的屋簷翼角使用「風吹嘴」式,益使曲線更加昂揚。

大殿中龕供奉觀世音塑像,左右龕配祀境主公及註生娘娘,可能是道光十一年(1831年)大殿擴建後才增祀的。佛教與道教神祗並祀,是台灣佛寺常見的情形。在大殿左側懸有一口咸豐九年(1859年)由浙江寧波所鑄的大銅鐘,重達千斤,為全台最大的鐘。據說在日據時期被偷運至基隆,準備送往日本,幸被發現始歸還龍山寺,亦可見此口大鐘具有重要的歷史文物價值。

大殿之變遷

關於龍山寺的大殿,從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建成之後,曾經有過局部的修改,這種變化由於未見於碑文記載,後人無法得知。近年大殿大修,將屋頂拆卸,露出樑架及壁體內部構造,我們發現一些痕跡,顯示從乾隆末年建造之後的變化。首先,大殿前簷柱與角柱之間的壽樑為圓形斷面,其下並仍留存托木(雀替),顯示原無內窗,應為步口廊。其次,大殿內部付柱與簷柱之間仍有獅坐,其上棟架仍有「八字束」遺存,證明原應為「捲棚軒」。再者,簷柱上段為圓木柱,下段被改接石方柱,銘記為道光辛卯年(1831年),證明在道光十一年以石易木。大殿後牆石垛在次間處有門的遺跡,被磚塊填補封住。從這些跡象,我們可以推斷在道光十一年時大修,即如當時王蘭佩重修碑記所說「貫仍舊也,而美彰於前矣」。那麼大殿原來應該是什麼面貌呢?應該是前面及左右皆有廊,殿內只有三開間,門窗設於第二排柱子。換句話說,當時為了擴大殿內面積,乃將迴廊廢除,將牆壁及門窗向外移出,並在殿前添建拜亭,以應付日益增多的香客。

7.龍泉井

參觀正殿之後,來到較寧靜的後庭。庭中左右有兩口圓井,被稱為龍眼井。另外在庭院中央原有一口方并,被認為是龍喉。這種在寺廟裡鑿井取水之例在其他地方亦可見到,傳統的說法皆認為寺地應為吉地,鹿港龍山寺被認為處於龍穴之地理位置。

8.後殿

後殿原稱為北極殿。主祀玄天上帝,左右並配祀龍神、風神及龜蛇二將軍(即玄武)。但龍山寺於日據初年即遭日人強佔,正殿改供奉本願寺阿彌陀佛像。後殿於民國十二年(1923年)慘遭回祿之災,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才獲重建。由於早年未留下照片,不知原貌形制,現後殿面寬五間,進深三間,前設步口廊,中央一對龍柱為本省觀音山石所雕,雕琢特色屬於日據時期之風格,龍身轉折起伏變化豐富,凸出柱身甚多,雕紋犀利,亦屬同時期龍柱之佳作。殿內棟架使用「三通五瓜」式,比例優美,但雕刻較簡單,且不施彩繪,只塗單色油漆,富有一種沈潛內斂的藝術趣味。我們若比較這種風格的木結構,恰可與五門殿的清代風格形成強烈的對比。殿內現在供奉阿彌陀佛釋迦像、地藏王及藥師佛菩薩。

在後殿兩翼各有一道圓洞門,裡面即是僧侶的住所。據載龍山寺在嘉慶初年之後,曾由泉州開元寺派來臨濟宗佛教高僧駐寺弘法,前後共派來十三位。原來在後殿之後設有靜園,現已荒蕪。

TOP


旅遊地圖
淡水紅毛城
艋舺龍山寺
板橋林本源庭園
神岡筱雲山莊
鹿港龍山寺
北港朝天宮
旗後砲台
澎湖天后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