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特色

1.龍虎門

在三川殿兩側,各有一座「重簷歇山式」的門,被稱為「龍虎門」,取義於東青龍與西白虎。通常龍門為進,虎門為出,猶如戲臺上之「出將入相」。龍虎門在清代為簡單的牆門,至光緒末年重建三川殿時,才一併改建成現況模檬,這是兩座極為華麗的內廳。初建時只有四柱,有如亭閣。至一九二O年代才將石垛面完成,兩旁設石窗,中央闢門以供出入。

龍門與虎門的高低大小尺寸一樣,內部構造亦然。當我們走進龍門,馬上被屋頂下的藻井所吸引。這座藻井呈長形的八角形,匠師稱之為「長枝八角形蜘蛛結網」,以其形類似蜘蛛結網之故。在臺灣寺廟所見之藻井中,最為複雜的莫過於朝天宮的龍虎門了。它從長方形的樑框,先抹邊成八角形,其中長邊出四支斗栱,短邊則出二支斗栱,共出二十八支斗栱。每支斗栱出挑之後再出斜栱放射成樹叉狀,三跳之後轉成肋樑式的「陽馬板」,再集向頂心,頂心板雕雙鶴,成為藻井的視覺核心。這座藻井最艱難的關鍵在於它的斗栱角度必須非常精準,否則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了。其次,它的斗栱有數層,由底下望不盡,的確是構造繁瑣,精雅細緻的手工藝。更令人讚嘆的是,一根鐵釘也不用,完全是木榫嵌合而成的,力學與美學融為一體,臻此妙境,真值得再三觀賞。

 


2.鐘樓及鼓樓

古時寺廟、道觀、宮殿乃至城市常有鐘樓及鼓樓之設,有警戒或儀典之用。唐代佛寺已出現鐘鼓樓,多設置於山門之內,東側為鐘樓,西側為鼓樓,取晨鐘暮鼓之義。至明清時期,有的寺廟空地不夠,乃將鐘鼓懸吊於正殿之內,或合併於廂房。一九二○年臺北艋舺龍山寺即是臺灣首次將鐘鼓樓架於廂房之上,不但可壯其觀瞻,且可令鐘鼓聲音傳送較遠。
朝天宮的鐘鼓樓於民國五十二年(公元一九六三年)新建,與正殿屋頂改建同為澎湖匠師謝自南所設計。鐘鼓樓採重簷歇山式屋頂,外觀秀麗俊逸,「平座」欄杆扶手作成柔軟的曲線,尤其令人感到具有典雅之美。不過,鐘鼓樓的方向並非相向,而是朝向廟前,此種佈局亦是較少見的。


3.凌虛閣及聚奎閣

凌虛閣位於正殿之左畔,聚奎閣位於正殿之右畔。雖本之為閣,然實為門廳,並非閣樓。凌虛閣為三界公殿之門廳,而聚奎閣為文昌殿之門廳。兩座閣皆為面寬三間,形制相同,不過細部雕飾相差很大。清道光十七年(公元一八三七年)重修朝天宮時,三界公殿、凌虛閣、文昌殿及聚奎閣亦重修,此次兩邊的匠師不同,手法亦異。因而,我們必須知道,朝天宮外觀上雖然左右對稱,但細加比較,左邊的三界公殿與右邊的文昌殿建築風格迥然不同,這種情形稱為「對場作」。
凌虛閣最值得重視的是中門兩旁木雕窗上的「螭虎團字」,以螭虎造型構成「功參造化」及「德配乾坤」八字對句,妙的是每字均為二隻螭虎組成,似乎意味著陰陽相輔相成之道。以螭虎團字並不容易,除了筆劃不能有誤,龍本身的頭、身、腳及尾亦得俱全。凌虛閣這八字的技巧如行雲流水、達到了出神入化之境界。
聚奎閣之木雕窗只用常見的「螭虎爐」,以螭虎團成香爐圖案。但其「小港門」門神之題材卻為二十四節氣,包括立春、雨水、騖螫、春分、清明、穀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每個皆繪以相關之神祇,非常值得研究。本書所附圖為一九七○年所拍攝,近年又重繪一次,可惜用筆設色不如前。
TOP


旅遊地圖
淡水紅毛城
艋舺龍山寺
板橋林本源庭園
神岡筱雲山莊
鹿港龍山寺
北港朝天宮
旗後砲台
澎湖天后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