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時期的風貌

一、砲台之重要性

光緒二十年(西元1894年)甲午戰爭,中國戰敗割讓台澎予日本,當時駐守旗後砲台的是劉永福義子劉成良所統率的黑旗軍。在甲午之前的打狗防務,可從光緒十八年(西元1892年)任全台營務處總巡胡鐵花所著的《台灣日記》裡得知一二。對旗後砲台謂「竊查安平二鯤鯓、鳳山之旗後,為南路海防最要之區,所築砲台頗稱堅固,所有前門後門大小砲位,均係外洋上等之選。而查現住安平之砲隊,旗後砲台之鎮海前軍右營,均無能測量海面遠近砲線高下之人,平日操演,僅恃目力之凝注,不求算法之精詳,雖幸中靶,究非確有把握」。於此可見雖有優良之設備,但戰技缺乏訓練,實足堪憂。

 
光緒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西元1895年10月15日)凌晨,吉野、浪速、秋津洲、大和、八重山及濟遠等日艦及汽艇多艘由有地中將率領成單縱陣隊形逼近打狗外海,不久雙方開始發生激烈砲戰,互有傷亡。日艦放下汽艇欲從雄鎮北門附近搶灘,但誤觸地雷爆炸。但大坪砲台卻中彈起火燃燒。
旗後砲台的門額被吉野艦日砲擊中,「威震天南」題字前兩字遭損。雙方激戰至傍晚,日軍突破防線,登陸成功,旗後砲台守軍棄守,在大坪砲台的劉成良率部退至台南方面,而旗後砲台遂被占領。五日後,劉永福知事已不可為,乃搭英艦退返廈門,結束了台灣正規軍之抗日行動。日據初期的旗後砲台未留下太多資料,只有幾張舊照片,除了大門正面、內側、中央走道及南區砲座外,很少文字方面記錄。在一九二三年發行的打狗地圖上,還很清楚地可看出旗後砲台的平面。


二、日本人改造後的砲台

日人為貫徹所謂南進政策,分期建設高雄港,一九二○年設立高雄州廳及高雄郡役所。至一九三七年之後,日本開始侵華,台灣方面則實施皇民化運動,企圖消滅台灣的中國根,許多傳統的中國式建築都被藉口都市道路改正而遭拆除。而軍方的勢力日益膨脹,高雄港口被列入要塞區,日軍又開始注意旗後砲台。在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時,為防盟機自菲律賓方面來襲,遂開始改造旗後砲台。北區入口及中區仍保持原樣,南區的四尊舊砲被拆去熔化製作軍器。另外改置高射砲,並增築碉堡數個。當然,中、南區舊有的營舍、砲座及厚垣都被拆毀填平了。


三、台灣光復後的砲台

台灣光復之後,由國軍駐守,並置機槍堡。新的營舍築在砲台邊。旗後砲台的本體因無人管理,日益破壞。幾乎所有的營舍屋頂都倒塌,只剩下部分的隔牆,牆上尚可見到柱樑與鐵水泥樓板之遺蹟。主門及中央穿廊之橫楣與拱圈也塌了,到處荒煙蔓草,有如廢墟,頗為淒涼。所幸在一九九○年經過考證研究,歷經數年之整修,大體上恢復了清末的格局,但砲座上的大砲未予複製陳列參觀,只能憑想像去感受砲台的威武氣勢了。
TOP


旅遊地圖
淡水紅毛城
艋舺龍山寺
板橋林本源庭園
神岡筱雲山莊
鹿港龍山寺
北港朝天宮
旗後砲台
澎湖天后宮